Plagiarism Debate

英特爾傳奇創辦人葛洛夫逝世

安德魯.葛洛夫

安德魯.葛洛夫出生於匈牙利的猶太家庭,
從逃過納粹屠殺直至成為白手起家的美國企業巨擘,
他的管理與人生哲學,經常是企業經營者借鑑的模範。

半導體工業先驅

根據紐約時報報導,這位 Intel 前董事長兼執行長,於美國時間 3/21 在洛杉磯的家中辭世,
享壽79歲。葛洛夫家的發言人表示,詳細的死因還不確定。

在 Intel 工號排名第3的工程師,葛洛夫在促進半導體這場革命中,
無疑是最具影響力的人物之一。
他將繁複尖端晶片技術運用在提升電腦的計算能力上,就好比早年,
碳氫燃料、電力以及電話對社會民生經濟發展上的重要里程意義。

此外,Intel 的微處理器在我們日常生活的運用,可能比你我想像的還多,
舉凡家用電器、數位相機、消費性電子產品、玩具、生產製造設備等等,
無一不需要它的運算能力。

“Only the Paranoid Survive”
葛洛夫的金句,只有偏執者才得以生存。
葛洛夫在 Intel 工作期間,除了主責記憶體晶片與微處理器實驗室的研發作業,
其高效管理的精神更加為人讚譽。他卓越的經理人素養,在激勵公司組織的同時,
讓高速發展、興衰起落瞬息萬變的科技界,都感到相當敬畏。

他的名言,也成為他在1996出版的暢銷書《只有偏執狂才能生存》的標題,
葛洛夫在該書中闡述他的管理哲學。

葛洛夫之所以傳奇的原因之一,有部分來自於他的移民身份,和白手起家的故事。
1956年時,蘇聯入侵了匈牙利,他在這場戰火中倖存下來。憑藉著一點破英文,
他在部分聽力受損及身無分文的情況下,離開自己的國家前往美國。

數十年間過去了,他的身價便已超過數百萬美金。
美國《時代雜誌》更在1997年將他選為年度風雲人物,
因為他讓微晶片展現了驚豔的運算能力和創造潛力。

哈佛大學商學院教授,同時是英特爾董事會成員大衛.尤飛(David B. Yoffie)提到,
如果把葛洛夫稱之為「矽谷之父」也不為過。他對這科技重鎮的影響力,
來自於他的組織實踐和團隊理念。Intel擁有更勝於傳統辦公隔間的環境,
矽谷的不分階級、開放式以及低隔板的辦公空間環境,可說發源自此。

尤飛也說到,這位矽谷之父的職業道德、工作拼勁,
他的「創造性衝突」(creative confrontation)價值概念,
成為數個世代的管理典範。矽谷的許多創業家和執行長們,
例如Apple Inc.的賈伯斯,也經常向葛洛夫請益。

不過,這位嚴謹細心、外型精實的男人,也不是永遠都能做出正確的判斷。
回顧他在Intel的發展,從不可預期的商業激烈競爭,到公司產品管理的錯誤決策,
好幾次的企業危機,都跟這位矽谷大纛錯身而過。

他在《只有偏執狂才能生存》寫下,
有時會遇見尋常的波浪,有時則是海嘯,但只有偏執者可以倖存。
當企業中某個經營元素發生變化時,
如果這個力道巨大到事業體無法應對的程度,
那麼以往所有的推測都將失效。

從他的話裡可以知道,Intel 之所以能從每一段插敘中更強壯地再出發,
相當得力於葛洛夫對商業災難時的清醒認知,並從而設定新的發展路線。

Intel 公司總部位於加州聖塔克拉拉,是全球最會賺錢的企業集團之一。
葛洛夫的管理理念成就了它的價值,因為從 1980 年代後期到廿一世紀之際,
股東的年度回報平均率超過了 40%。


葛洛夫的家庭

1936 年 9 月 2 日,安德魯‧葛洛夫在匈牙利布達佩斯一個猶太家庭出生。
他的原名是 András Gróf,父親在經營一家小型的畜牧業,母親則協助公司帳務,
葛洛夫小時候曾罹患猩紅熱,這場嚴重的疾病,使他喪失部份的聽力。
而他的父親在二次大戰期間,被佔領匈牙利的德國納粹軍隊擄走,關進了集中營,
當時染上了傷寒和肺炎,不過都活了下來。

在這期間,年幼的葛洛夫和他的母親躲藏在一個基督教家庭裡,直到二戰落幕。
1997 年他接受《時代雜誌》專訪時,想起那時候母親曾叮嚀年僅 8 歲的他,
務必牢記自己的基督教別名,並且忘掉自己的本名,不能有絲毫出錯。

葛洛夫躲過了納粹的迫害,匈牙利旋即又淪入共產政權手中。
1956 年匈牙利發動革命不久,很快就被蘇聯軍隊鎮壓消滅了。
當時葛洛夫正在研讀化學,在見到身邊幾個同學被逮捕後,他決定逃離家園。
經歷了一夜的躲藏行動,他和一位朋友終於蘇聯軍隊的眼皮下穿越邊境,抵達奧地利。

幾個星期之後,他搭上一艘前往紐約的難民船,然後被帶到
紐澤西的戰俘營,並在那待到他的移民文件辦理完成。
在《財富雜誌》於 1995 年的訪問中,他回憶自己對美國的第一印象
時說到,「當時,我們認為所有的宣傳都是真的,美國僅僅是另一個無趣的極權政府」。

葛洛夫在幾周的時間內,就幫自己取了個有美國味的名字,
並和他的叔叔阿姨搬到位在布魯克林的一間小公寓。
他在紐約大學申請攻讀了化學工程專業,即使英文能力不好而且聽力受損,
仍然以班上第一名的傑出表現畢業了。
藉由讀唇語然後在家或在圖書館翻譯自己的筆記,他完成了學校課程。

“我必須在每天夜裡帶著一本字典,複習當天學習的內容"
他在 1960 年刊載於《紐約時報》上,介紹當年度紐約市立學院優秀畢業生專題文章中這麼說道。

葛洛夫的妻子也是一名匈牙利難民,和他有著相似背景。在1957年夏天,
他們在新罕布希爾度假勝地認識對方,那時兩人恰好在當地做服務生,
隔年葛洛夫和艾娃(Eva)結為夫妻。婚後他們搬遷到加州,
葛洛夫也取得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化學工程博士,他們擁有兩個女兒,
但由於葛洛夫重視自己小孩的隱私,因此任何媒體都不知道他們的姓名。


科技界悼念

蘋果執行長庫克 Tim Cook
「葛洛夫是科技界數一數二的巨人。他熱愛我們的國家,並激勵美國呈現最好一面,願您安息。」

英特爾執行長 Brian Krzanich
「英特爾前董事長兼執行長葛洛夫辭世,我們深切感傷。他把不可能變可能,
一次又一次激勵了數個世代的技術專家、企業家與企業領導人。」

奇異前執行長 Jack Welch
「這世界失去一位偉大的領袖、勇敢的創業者、睿智的企業家,以及了不起的人物。」

資料來源:紐約時報Intel官網